手机赌博官网_手机赌钱游戏-app|平台

图片

教堂外的女孩/赵欣

主页 > 发表园地 > 小说天地 >

教堂外的女孩/赵欣


教堂外的女孩
选自赵欣小说集《丈夫的诺言》

在我家附近,有一座教堂,建于清朝光绪年间,深灰色的建筑,高耸的塔尖上矗立着红色的十字架。围墙很高很厚,院内高大的古树将枝杈伸出墙外。
每当我去菜市场买菜,就必得经过这座教堂。
平时教堂的门是关着的,到了周六,大门敞开,人多起来,车也多起来。听说,周六是上帝所定的安息日,教徒们要在这一天礼拜上帝。我就想,有时间去教堂看看。
那是一个初春,淡蓝色的天,棉絮一般的云朵,教堂院里的树木刚刚泛青。
我怀着好奇心走进教堂大堂,看一位牧师站在黑压压众人面前讲道。听不进去,我就在院里闲逛。院里的树木都长在墙边,有杨树有柳树还有榆树,都很高大,估计树龄不短,仔细观看,发现枝桠间结出了小包包,就快长出叶子了。
这时,一个女孩的背影吸引了我的视线。这女孩高挑身材,短发,头发在后面扎起来,一身牛仔服,显得清秀而大方。她就站在教堂的门外,面向教堂,站了很久,低着头,我听到嘤嘤的哭声。
也许感觉到后面有人注视,女孩回过身,匆匆从我身边跑过去,我看到她满脸的泪水。
女孩怎么了呢?遇到什么困难了么?或是有什么伤悲的事?是来祈祷的么?这疑问在我头脑中盘旋不去。
 
又是一个周六,我早早地到了教堂。
天阴阴的,有风,树上长出小嫩芽了,黄绿色的。
教堂的大门敞开,人多起来,车也多起来。
只是,左看右看,也没见到那个高挑身材的女孩。
既然来了,就进来听听吧!一个面带微笑的妇女对我说。她应该是工作人员。
我就走进大堂,牧师正在讲“爱”,牧师说: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,不作害羞的事,不轻易发怒,不计算人的恶……凡是包容,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……
散场的时候,我想买一本《圣经》看看,就来到教堂的书店要买书,可是营业员却忙着应付另一个买者。买者只有面值100元的纸币,而她想买的《圣经》才十几块钱,营业员找不开钱,而买者却偏要买,二人争讲半天了,不过,明显是那买者态度不好,也不讲理。营业员说,不要钱了,送给你吧!买者仿佛受到侮辱般激动起来,一个劲地质问营业员的意图。买者是个女孩……女孩?怎么有点眼熟?
高挑身材!
不正是那个女孩么!
面容清秀,皮肤白净,十分漂亮。
任营业员如何和蔼的解释,女孩就是不听,而且很冲动,最后竟十分委屈地哭了!
我走过去,付了女孩的书钱。
“这本书我代她付了”。我对营业员说。
“凭什么不卖给我,我又凭什么用你付钱?”女孩嚷嚷起来,虽然这样说话,但情绪缓和下来。
“大家都是信奉上帝的嘛!”我力图找出我们之间的共同点来让她接受。其实我不是教徒。
也许是我这话发挥了作用,也许是女孩自己也觉得过分吧,她低下头,口里嘟囔着什么,匆匆走了。
那位面带微笑的工作人员说,这女孩可能受到什么刺激了,上周就在教堂外哭;这次来了,就躲在门后,不走也不进屋。
走出教堂,风大起来,扬起灰尘,我得眯着眼睛紧走。
有人喊话,我回头,见女孩站在教堂的院墙边向我招手。
我心里暗暗想,嘿嘿,艳遇来了!
女孩告诉我她叫雪儿,对我说着感谢的话,而我则寻思着是不是索要女孩的手机号,QQ号……
她要是拒绝怎么办?我有点心里没底。我一个中年男人,年轻女孩凭什么要搭理我?我很帅么?
然而让我喜出望外,女孩主动告诉我她的所有号码。
更让我想不到的是,从教堂分手回到家中,就收到了女孩的短信:到家后上网好么?
我飞跑到家中,只恨电脑开机太慢。
电脑桌前的半盒康师傅泡面已经长出了厚厚的绿毛,还有半截香肠。我胡乱把它们推向一边,找来湿巾擦掉桌面上的污物。
家里日常住户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了。妻子和我吵架了,回到娘家,已经十多天没回来了。我和妻子之间平时很好,只是都很犟,一旦吵嘴,谁也不肯主动妥协。不过这半年来,妻子好像是更年期综合征,脾气暴躁,动辄发火。我忍了又忍,还是无法再忍,最终说了“要走就走看谁回来”之类的过分话。
通过交谈,得知雪儿也刚刚和男友分手。男友本是外地农村的打工仔,而她并未嫌弃他,从父母手里找借口借钱帮着男友开了一家小酒吧,酒吧经营得不错。分手的原因不是她,而是她男友。她总感觉男友不珍惜她,不在意她,只顾农村的家人,还怀疑他和别的女孩勾搭。
雪儿一发就一大堆话,讲当年男友如何追她,讲她对男友如何忠诚,讲男友的花心与无德……
直聊到凌晨时分,多数都是她说。我好不容易插话,把我自己的感情烦恼说给她听,本以为必会多一份同病相怜的同情,不过雪儿并不在意,仍然絮絮叨叨地诉说自己的遭遇,不时抓起餐巾纸擦拭一下眼泪。我由兴奋到无奈,好不容易熬到她说再见的时候!
不过还是觉得心里很美,遇到美女啦!从此结束孤单寂寞的日子!
 
第二天上班,大约十点左右,雪儿给我发来短信。
她刚刚起床,就问候我,我真的好兴奋。
不巧这天工作繁忙,我就和雪儿约晚上聊。没等下班,老板通知我们几个副总留下开会。老总在前面讲,我在桌下和雪儿发着短信。也不知老总今天怎么了,越讲越来劲,会议直到晚上九点才散。老总好像故意和我过不去似的,散会后要留大家吃饭。等我到了家,已是半夜了。
给雪儿发信,没回;上网,她没在线。
 
第三天上班,到中午了也没收到雪儿的短信。上网,她没在线。晚上,我给她打过电话,电话无法接通。
就这样中断了和她的联系。
 
半个月后的一个早晨,我突然接到雪儿的电话,她说要见我。我说公司正忙中午行么,她说不,就现在。
我们是在一个咖啡厅里见面的。
她的衣着吓了我一跳。妖艳而暴露。脸上化了妆,头发还染成了玫瑰色。让我一下子想到酒店里面的小姐。
我问她这段时间怎么了,她没有回答。只是喋喋不休地继续述说男友的所作所为。我插不上话,只好默默地听。后来她竟放声大哭,吓得我慌了神!满屋的顾客都抻长脖子看过来,我一个劲的哄劝,并试图去捂她的嘴。
她终于平静下来,我小心翼翼的问她为什么哭,她幽幽的叹着气说,分手快一个月了,她日日夜夜惦记着她付出心血的那间酒吧,总是想起两个人共同忙碌的情景……
我感觉她精神有点不正常,担心她变得堕落。
所以每次联系,我都会开导她,对她说,人就得走出过去,才能迎来崭新生活。她说,她也这么想,只是做不到。
 
一次,她在网上告诉我,她想报复男友。那间酒吧没有营业执照,酒水也是假冒品,她想到工商局举报。我也没有阻拦,一是觉得她未必真做,或者发泄一下也许会好,还有,就是发自男人的潜意识里的某种妒意吧!
 
我和雪儿就这样联系着,转眼夏天到了。
这个夏天特别的热,热得使人疲倦。不过那天特别闷热,就像在桑拿房里的感觉。
我正睡午觉,电话响起。我困得不行,就按了。刚按了,又响!我一看是雪儿的电话。
她的语气很慌乱!她说,工商局刚刚查封了男友的那家酒吧,是她举报的!
晚上她又给我打来电话,一开始呜呜的哭,好半天才说话。她说她男友惨了,酒吧被封,酒水被扣,还罚款5000元……她说她很懊悔很心痛!
不料半夜我正酣睡,她又打来电话,非让我出去陪她喝酒。我感到很烦,不想去。她说,不来我就死了。我暗暗骂自己,叫你有色心,这下可好,麻烦来了!
外边正在下雨,下下停停,街道上满是积水。下楼匆忙,忘了带伞,我好不容易打到一辆出租车,往雪儿所说的那家酒吧奔去。
远远看去,整条街道都黑黑的,唯有一家酒吧还没打烊,那就是雪儿喝酒的地方。酒吧的灯光倒映在路面上,形成红红绿绿的画面,瞬间就被一阵疾雨击打得七零八落。
我到时,她已经醉了,满桌子酒瓶,地下也有。我结了账,扶她往外走。问她家在哪里,她已经睡着了。
一道闪电瞬间照亮天空,现出我俩狼狈不堪的身影。
好在附近就有一家宾馆,但当我进到宾馆里时,已经浑身湿透了。
登了记,我扶她往房间走。她的衣衫湿透了,紧紧贴着身体,衣服很清薄,两个胸部高高的,乳头明显地突出出来,乳罩是粉红色的。她的脸白里透红,眼睛闭着,睫毛很长很翘,嘴唇饱满而红润,腮边是一对小酒窝。她的下身是一件短短的小花裙,白花花的腿晃得我眼花缭乱。
我放她到床上,心砰砰地乱跳。
我要离开的时候,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。
一股恶念,就像蛰伏很久的猛兽顿时凶猛起来,在我全身到处乱闯!
“小松!别走!”她喃喃地说道。
小松是她男友的名字。
“小松!小松!”见没有回应,她开始哀嚎起来!
一道蓝色闪电,瞬间照亮房间,把我的影子映在墙上,好像魔鬼!
我的心猛一振颤!
我在她的哭号中渐渐冷静下来,脑中闪过这女孩的一幕幕。
从教堂伤心哭泣,买书时情绪失控,与我频频联系并衣着暴露,举报男友的酒吧,到今天酩酊大醉时喊着男友的名字,我终于明白,女孩还在深深爱着她的男友!
此时,妻子的可爱的脸庞闪现在我眼前……妻子和我二十年相濡以沫的感情,还不如这恋人间的爱情坚固么?我寻找情感刺激,是对妻子的报复还是我原本的不安分呢?和雪儿相识,内心又藏着怎样的企图呢?不是趁人之危么?强烈的的愧疚感犯罪感拷问着我的内心,我感到自己是那么卑劣和可恶!
我扶起雪儿,把她放在床上,站起身想走,可是雪儿抓住我的手不放松……
 
温暖的光线刺激着我的面部,睁开眼睛,满屋灿烂的阳光,收拾整齐的床榻,而女孩已不见踪影。
新的一天来了,莫非昨夜做了一场梦么?
揉揉脑袋,有点疼还有点晕,我在桌子前坐下。
这时我看见桌上有一张纸条。娟秀的字迹:你是好人,谢谢你!我去找小松了!因为我想明白了,爱是包容,爱是相信,爱是盼望。你也要主动去找嫂子喔!
对!今天要去接妻子回家!不能再装下去了!去买点菜,给她做几道像样的菜,她最喜欢的是油炸刀鱼!
我美美地想着,离开宾馆就往菜市场走去。
菜市场的路很拥挤,人也多,车也多,我猛然想起,今天是周六,是上帝的安息日。
深灰色的教堂,高耸的塔尖上矗立着红色的十字架,红色的十字架直插蓝天白云之间。教堂的围墙很高很厚,高大的古树将枝杈伸出墙外。树杈不再光秃,挤满了绿油油的叶子。
走过教堂,听到阵阵唱诗的声音,低沉浑厚。而我的内心,感到无比的畅快。
 
2012.12.25             
原载《青年文学家》2013年3期
上一篇:第一页 下一篇:拉开窗户透透气/赵莽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