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赌博官网_手机赌钱游戏-app|平台

图片

火锅店里的骨灰坛/赵欣

主页 > 发表园地 > 小说天地 >

火锅店里的骨灰坛/赵欣


火锅店里的骨灰坛
选自赵欣小说集《丈夫的诺言》

火车到长春时已是晚上9点多了,他整整坐了两天两夜的车。外边下着小雨,他没有伞,想添件衣裳,这才意识到行李箱忘在车上了。行李箱很破旧,里面没什么贵重物品,几件衣服,几本鬼故事书而已。回去找也未必就能找到,反而很麻烦,想想还是作罢。
一道蓝色的闪电瞬间撕裂幽暗的天幕,映出马路标牌上面的字迹:东环城路。接着一声闷雷,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。长长的街道一片死寂,路灯不亮,交通指示灯也不亮,没有一处灯光,不见一个人影,也看不到行驶的车辆。这个城市怎么了?全城大停电?或是全城总休息?雨淋湿了头发和衣衫,他觉得又累又饿又冷,想找个饭店吃点东西,避避雨。他猫着腰疾走。
也不知走了多远,走到了什么地方,远远地看到一团光雾,他一阵惊喜。真是谢天谢地!
小跑着奔过去,是一家火锅店,门开着,屋里没有人。火锅店里,一道间墙隔出外屋,里屋,通道用黄色的门帘遮挡。间墙正面整面墙都是嵌进去的方格,格子里摆放着一坛坛酒,就像超市里的货架。酒坛为陶制,很古旧,咖色,坛口罩着红布,坛身上竖贴着白纸条,白纸条上写着粗粗的黑字。屋内只有一张餐桌,一根排烟管从窗户伸进来,管口折弯向下,有些熏黑。
他一屁股就瘫在椅子上,顺手拿起餐桌上的纸巾,擦着脸上的雨水,等着服务员出来,可是很久也没见有人从里屋出来。
服务员!他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,对着门帘喊道。
吃什么?伴随着冷冷的声音,一个瘦高男孩从里屋出来,轻飘飘的像踩着棉花,拖着一个奇怪的身影。这男孩大约有20多岁,脸色青白,颧骨突兀,眼睛凸出,表情阴郁。男孩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本,一支笔,等着他点菜。
这是什么饭店,又是什么态度?可又一想,深更半夜的,谁愿意伺候你呢?
吃火锅!他对男孩说。他仿佛看到火锅的炉膛里燃烧的火焰。衬衫紧紧粘着皮肉,他脱下来搭在椅背上,光着胖子。有一点冷,可是总比湿衣服箍在身上的感觉好。
很快,冒着热气的火锅就端了上来,随后,两盘牛肉,一碗麻酱上齐,男孩掀起门帘回里屋的时候,扭头盯了他一眼。
肉还没有完全煮熟,他就迫不及待地动筷了。肉蘸了麻酱之后,粘糊糊的,有点麻涩的感觉,但没有影响他的狼吞虎咽。吃着吃着,忽然觉得少了一点什么,对了,这样的寒夜,要是喝上一点陈年老酒,那可是最美的了。他望了望墙面上那些酒坛。
服务员,上酒!他一边喊着,一边起身往那堵墙走去,要看看都是些什么酒。
你干什么?男孩忽然出现在他身后问道,他吓了一跳。一个男孩子,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呢?
要喝酒啊!他望着间墙,用手一指。
没有!男孩的嗓音突然有些沙哑,目光飘过一缕寒气。
我花钱买啊!他提高了声调。
没有!话音未落,男孩转身要走,他伸手拦了一下他的胳膊,胳膊很凉很硬,就像触碰了冬天的铁杠,他烫了似的缩回。男孩回身冷冷地看他,一道闪电瞬间把男孩的脸涂成青蓝色,凸出的眼睛就像两团幽蓝的鬼火。接着的一声响雷,让他的心随之一颤!
没有酒?那,那是什么?他指着那面墙。尽管有点害怕,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。此时的他,脑子里浮现出他自己编写的那些鬼故事。可是故事毕竟是故事,现在是现实啊,只是这现实的确有点怪异,令人恐慌。
骨灰!男孩的声音沙哑而粗重,嘴角露出诡异的笑意。
什么?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当他看清楚,坛子上的白纸黑字,写的都是人的名字的时候,他很快意识到男孩说的不错。立时,头皮发麻,浑身发抖,心脏就要从喉咙里蹦跳出来。李氏,莎翁,豆丁儿,祝氏,陈氏……一张张白纸条忽然跃动起来,他仿佛看到了坛子里缭绕的鬼魂。盘子里的肉还剩下两片,渗出血色的液体;麻酱是骨灰一般的白色……胃里一阵阵翻腾,他竭力忍住。根据他写鬼故事的经验,他一再告诫自己,此时必须镇定,镇定,再镇定。越是恐慌,不安全因素就越会增加。
买单!他掏出百元纸钞放在桌上。穿上衣服前,还故意握紧拳头,晾晾肌肉块儿。火锅不错啊,下次还来!他打着哈哈说道。从餐桌上拿起一张纸巾,擦擦嘴,就往外走。外边的雨很急,排水沟传出哗哗的流水声。刚在门口犹豫了一下,他就感到那身影在向他靠近,他猛地抬腿,冲入雨中,一路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