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赌博官网_手机赌钱游戏-app|平台

图片

年夜得宝/记录整理者:张保学

主页 > 发表园地 > 传奇故事 >

年夜得宝/记录整理者:张保学


年夜得宝
选自:朱彦华编著《河北满族蒙古族民间故事》
在现在的青龙县祖山镇一带,有这样一个传说,说得很奇,也带有迷信色彩,但听起来觉得有点味道。
说的是,有这么一家,姓洪。洪家是个地当家的,也就是康熙八年实行到长城口外圈地垦荒后,受朝廷之命来义院口外跑马占圈的,是个小皇粮庄头,靠收地租吃饭。可是洪家虽然吃穿不愁,但当家的老爷子,为了历练儿孙,不让儿孙成为坐吃山空的纨绔子弟,开了几家小买卖。因为是山区,人烟稀疏,无非是开个小铁匠炉、煎饼铺之类。洪家人很善良,买卖也公平,从不挣黑心钱,对穷人吃张煎饼,钉个驴掌什么的,没钱也不计较。博得个好人缘儿。几代传承下来,都是这样,三乡五里的都称其为善人。
话说这一年的大年除夕夜,到了午夜,洪家刚发完接神纸,就准备吃年夜饺子了,只听后院“咚、咚、咚”连响三下沉闷的声音,好像大石头扔进了院里。当家的洪老爷子忙叫二儿子出去看一看。打开后门一看,儿子吓得妈呀一声,只见后院墙上站着三个人,这分明是强盗啊!二儿子忙退回屋里。老当家的洪老爷子见状,只好亲自出马。他让二儿子、三儿子跟在他身后壮胆,重新打开后门,大着胆子问:“请问三位朋友从哪来?大过年的进屋喝几盏热酒如何?”
三人齐刷刷跳下后墙。原来洪家后院的墙在山坡上,后院墙与后山坡是平的,只高出一条流水沟儿。只见三人见到洪老爷子又齐刷刷地跪下,说:“小人奉主子之命前来送宝,三大坛子金银如数送到,请洪老爷查收。”
洪老爷子惊讶的说道:“三位壮士,是不是弄错了?谁也不欠我金银啊!”
来人说:“我家主人说得明明白白,您不是洪家洪继善老爷么?这不是义洪庄吗?没错的。”
洪老爷子说:“这没来路的财,我可不能要的,况且我与你们三位素不相识,怎能收下。”来人说:“洪老爷,我们都是奴才,奉命办事,就别难为我们了,洪老爷不收下,我们回去是交不了差的。”
洪老爷子说:“那只好先寄存在我这里,万一弄错了再来取回。那就请三位到舍下喝些热酒,住下,明天亮天再走不迟。”怎奈三人说什么也不留下,洪老爷命家人取来三个小银锞子回敬三人。三人不要,洪老爷死活要给。三人拗不过,只好收下,连屋都没进,又翻后墙走了。
人走后,一家人点灯一看,妈呀!满满三大坛子金元宝。洪家惊得目瞪口呆,一个个心神不宁,这要是强盗偷了官家的库银怎么办?我们不成了窝脏了吗?整个年夜谁也没合眼。
大年初一的早晨,在沟外掌管煎饼铺的大儿子回来了。过去的买卖家都是开张到大年三十下午,到了三十吃年饭就关门,从初一到十五都不用开业,因为各家各户把过年的应用品全都预备齐了,初一到十五就没人买东西了。按过去的习俗讲,初一到十五是年首,这个时候你要是花钱,这一年你就是总往外花钱,因这,初一到十五谁也不花钱,所以各买卖家的铺面在正月十五之前就不用开门,开门也没有生意。
洪家煎饼铺的掌柜回来了,老爷子把昨晚上发生的怪事向大儿子说了。谁知他大儿子也和他说了一件蹊跷事。他的大儿子讲,昨晚大年除夕,煎饼铺的伙计都放假回家过大年去了,就他一人守着。到午夜以后,就有人敲他店铺的窗户,他没应声,可来人一个劲儿地敲,他没办法,就问了一声:“什么人?”窗外说:“贪黑走路饿了,想买点吃的,绝不是坏人。”
老大点上灯,拉开卖煎饼的小窗口,借着灯光见外面站着三个人,就说:“各位,今天是大年,没有煎饼卖。”来人说:“求求你了,什么吃的都行。”洪老大瞧瞧店铺说:“现在只有一坨煎饼嘎巴,都冻得叮当的了,你能要么?”“拿来吧,什么都中。”洪老大递过煎饼嘎巴说:“对不起了,大过年的,让几位吃这个,就不要钱了。”来人说:“谢过洪掌柜!银子放在窗台上了。”来人走后,洪老大朝窗台一摸,好家伙,三个小银锞子啊!他很纳闷,三个过路的人,怎么知道自己姓洪。
听到这里,洪老爷子问:“那三个锞子你带回来了没有?”儿子说:“能不带来,还没向爹交账呢。”“快拿来我看。”
儿子呈上这三个小元宝锞子,老爷子一看,唏嘘不已,这正是他给三位送宝者的赏银。
 
记录整理者:张保学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