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赌博官网_手机赌钱游戏-app|平台

图片

莫笑农家腊酒浑/何申

主页 > 发表园地 > 何申专栏 >

莫笑农家腊酒浑/何申


莫笑农家腊酒浑
何申
 
  头年腊月,说是头年,实则不及一月。群星闪闪,大灶火炕,吃农家饭。年轻的老板喜爱书画,指着墙上的画——一位白发老人拄杖行于山间夜色中,祝酒道: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众人皆赞,我也赞,但又笑,然后喝酒,酒不浑,度数高。
  席散,老板追问我笑的原因。我知道他是个认真人,只好告之——陆游写这首诗时只有42岁,没那么老。他愕然,又问那为什么要拄杖。我没想到他会还问这个,只好随口说,或者身体不好,或许……车开动了他又问,腊酒为什么是浑的?我回头再望,月色淡如水,山村腊灯红。
  陆游生于1125年,《游山西村》这首诗写于宋孝宗乾道三年即1167年。在此之前,陆游在仕途路上虽有坎坷但总的说还算顺畅,任至隆兴府通判,已列入副州级干部序列。按说前程不错,却因力挺张浚北伐,而张浚又打了败仗,朝廷追究起来,于1165年被罢官。写这首诗时,陆游已在家闲赋两载,壮志满怀,报国无门,只好寄情于家乡山水民风。可以想象,此时的陆游虽然才年过四十多岁,因心情郁闷,身体肯定不会很好,他又好喝,有李白之风,估计血压要高,故在山重水复拐来拐去的路上走,又是黑天,需要拄根木杖……
  至于腊酒浑,原因就简单了,那腊酒是农家自制的发酵酒,应该是米酒。白居易诗中说“绿蚁新醅酒”,绿蚁,就是指浮在新酿米酒上的绿色泡沫,此时天冷心急,还未过滤就围着“红泥小火炉”喝起来,喝完牙床子都是青绿色的。
  发酵酒度数低,一般不超过十多度,说来与现今啤酒差不多,由此也难怪《水浒》里的英雄都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。有人研究,武松连喝十八碗,上冈后本该做的第一件事是解手。高度酒上头,低度酒涨肚,一泡尿,人就清醒许多。然武松没有,结果还是叫老虎一惊惊出一身冷汗,才把酒劲消去。说来也是这农家浑酒成全是武松,要是喝60度老白干儿,甭说打虎,恐怕武松连老虎影都见不着,早在小店呼呼大睡了。
  由发酵酒到蒸馏酒,是造酒技术的一次质的飞跃。高度酒由此产生,所向披靡,势不可挡。《战国策》里讲:“昔者,帝女令仪狄作酒而美。进之禹,禹饮而甘之,遂疏仪狄,绝旨酒曰:后世必有以此酒亡其国者。”仪狄是大禹时代的造酒官,所酿发酵酒,因富含酒精,气味香馥,味道甘美,大禹有先见之明,发出禁酒令,但结果行不通。发酵酒尚且如此,更何况蒸馏白酒乎?临近春节,不光大酒厂忙得不行,乡下小烧锅也生意兴隆。先前有人自酿葡萄酒,现在买了机器可以自酿白酒。
  发酵酒、蒸馏酒,米酒、果酒,白酒,濁酒、浑酒、净酒,低度酒、高度酒,构成了丰富多彩色调斑斓的美酒世界,也满足了世人各不相同的需求。由此就想到凡事还是要包容,做事也别单求一色,万紫千红才是春。比如为从深山搬出农民建的房子,先前有些地方就建得比家属院还家属院,现在则变了,注意了各有特色,外人看,有美感,农民住,心舒坦;曾有一阵乡镇所在地临街建了不少店铺,但购买力不行生意难做;现在一村一业,精准扶贫,农民守家在地就能致富,比挤到一块却没有生财路强多了。如此坚持下去,再过些年,农民生活更富足,但依然能看到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深处有人家”的美丽景色。
  燕山八百里,沟壑纵横,景色万千,然放眼望去,有山阻隔,难及天边,可我在这里生活多年,便觉得舒服,有挡有靠。从平原过来的人,好几年了,问如何,还说憋得慌。这就是习惯,习惯造就特色;南方湿润,北方人说潮。北方干爽,南方人说燥。这叫彼此不适应,不必强求认同,只望理解;首都繁华,北京人在车流中自由穿插转瞬即过。当年我去领奖,出火车站就傻眼,还是一位北京大妈带我过去,我谢她,说北京好,车真多。她得知我从承德来,说你那好,没这么多车。这叫相互高看,全都欢喜;那时北京空气就不咋好了,我去了流眼泪,一朋友说我骄气。发完奖他跟我过来,车过古北口,空气清新阳光灿烂,他说晃眼睛,赶紧戴墨镜,我说你才是骄气。他挺明白,说但愿我在北京也这么骄气。这叫骄骄二气,表明道理,环境保护,早该抓起。
  说腊酒浑,这是说到哪去了?这就得怪腊酒了,浑也醉人,不可多喝多说,喝多说多,文章写写就写跑题了……
?